入主僅1年 上市公司實控人突然失聯!當初他爲此而來

入主僅1年 上市公司實控人突然失聯!當初他爲此而來

(原標題:入主僅一年,上市公司實控人突然失聯!當初他爲此而來……)

港媒曝袁偉豪張寶兒今日簽字結婚 雙方暫未迴應

入主杭州高新一年的新老闆,突然失聯了!

杭州高新11月23日晚間發佈公告稱,無法與實際控制人呂俊坤取得聯繫,其處於失聯狀態。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瞭解到呂俊坤失聯的具體原因。

目前,呂俊坤直接持有公司5%的股份,通過雙帆投資間接控制公司15%股份,加上一致行動人萬人中盈持有的5%股份,呂俊坤合計持有上市公司25%的股份。

公告同時指出,因雙帆投資所持股份處於質押狀態,且已處於未按約定時間回購的違約狀態,該業務的質押期限爲2017年1月25日至2020年1月23日,平倉線價格爲9.58元/股,實際控制人失聯可能將導致質權人華創證券對相關質押的股票進行違約處置,進而導致公司實控人發生變更。

雖然事發突然,但異常徵兆有跡可循。

今年9月11日,呂俊坤突然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戰略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此前,呂俊坤在杭州高新董事長席位上,才坐了10個月。回顧入主軌跡,呂俊坤的接盤之路頗費周折,越陷越深,從紓困人變成了“套中人”。

檯面上的權力交接故事,發生在2019年9月。

杭州高新原實控人高長虹以及總經理樓永富與呂俊坤等多方簽訂協議,由後者支付1.88億元收購雙帆投資50.99%股份,間接獲得上市公司15%股份;同時,持股5%的萬人中盈與呂俊坤達成一致行動關係。由此,呂俊坤實際控制了杭州高新20%的股份。

震驚!兩泳壇名將雙雙打破自己上週所創世界紀錄

彼時,高長虹通過第一大股東高興集團及個人直接持股,仍持有上市公司31%的股份。2019年9月29日,高興集團、高長虹與呂俊坤、萬人中盈簽訂了《表決權放棄及相關承諾協議》,呂俊坤晉升爲公司實控人,隨後迅速改組董事會,在11月初出任董事長職務。

“白衣騎士”呂俊坤坐上實控人席位之後,又積極履行承諾增持股份,截至今年3月24日,通過二級市場集中競價方式累計增持了633.37萬股,佔總股本的5%,合計持股比例升至25%。

女患者看胃病疑被退休返聘男醫生摸私處,湖北隨州警察已立刑案偵辦

不過,真實的接盤故事,至少前推一年時間。

萬人中盈的實控人呂俊欽與呂俊坤爲兄弟關係。2018年9月,高興集團向萬人中盈轉讓杭州高新5%股份,每股價格爲19.39元,總價1.23億元。直到一年後正式入主,呂家兄弟步步爲營,逐步收購了杭州高新的控制權,累計花費約4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曾擔任杭州高新董事的呂俊欽,早在今年7月已辭職。

A股上演“煤飛色舞” 上證指數收復3400點大關

從公開資料看,1982年出生的呂俊坤“根據地”在廈門,2005年參加工作,投資版圖涉及地產物業、醫療健康、文化旅遊、互聯網科技、教育、體育等多個領域。

旗下核心企業包括萬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萬人科技有限公司等10餘家。其兄呂俊欽出生於1979年,任萬人集團董事長。

4億元買一個“殼”似乎不貴,但杭州高新的“雷區”卻深不可測。

主營業務爲高分子橡塑材料的杭州高新2015年上市,四年後突然曝出實控人佔用資金、涉民間借貸等窟窿。截至2019年7月24日,高長虹違規佔用上市公司資金餘額爲32265萬元;他還私自借出上市公司公章並以公司名義對外借款和擔保,截至2019年末上述借款和擔保的實際餘額14379.12萬元。

爲解困局,高長虹向呂俊坤出讓控制權,由後者代爲償付部分資金佔用款項。但呂家兄弟不曾預料的是,在不斷往外掏錢的過程中,杭州高新基本面惡化且訴訟纏身,高興集團及高長虹所持股份被司法輪候凍結,累及上市公司經營滑坡。作爲實控人一致行動人的萬人中盈,也因借款合同糾紛向高興集團發起了訴訟。

目前,第一大股東高興集團所持部分股份正在淘寶法拍平臺上掛牌處置。

從雙帆投資所持股份被係數質押、萬人中盈起訴高興集團等信息看,由於本次收購,呂家兄弟資金鍊出現危機,本次失聯是否與此相關尚不得而知。

實控人失聯的消息發佈後,杭州高新今日開盤一度重挫7%以上,後緩慢回升。截至收盤,公司股價下跌3.41%。

編輯:全澤源

南方多陰雨天氣 華北、黃淮等地部分地區有大霧

浙江湖州南潯古鎮:夢裏水鄉不難尋